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


早晨,“金鑫”副食店刚刚开门,老板刘驰和老婆二秀又吵起来了。那二秀的嗓门儿又尖又脆,顶风能传出三里地,不大一会儿,就招来好多人,新顾客,老主顾,外加纯看热闹的人,小店挤挤挨挨的都站满了。

刘驰和二秀两人是青梅竹马,刘驰人高马大,二秀小巧玲珑,倒也般配。他们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,就结了婚地成了夫妻。二秀凭借自模拟养马己的文化水平,很快就应聘到一家化工厂当了会计;刘驰呢,开始买了一辆二手轻卡车到外面跑买卖,但很快就赔得一干二净,吓得二秀再也不敢让他出去了。刘驰在家闲呆了半年,感觉实在无聊,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天天让老婆养活啊!他就想在街上开个副食店。

在这个叫吴国学常识1000题庄的小镇,原先已经有了6家副食店,“金鑫”是第7家。老板刘驰人长得挺帅的,但性格木讷,不善言辞,按二秀的话说,就是八脚也踹不出一个屁来,沏茶倒水的伺候人还行,要说当老板,根本就不是美援馆那块料。

再看看人家那6家副食店的老板,个个精明强干,人人伶牙俐齿,一张巧嘴能把死人给说活了。再看那气派,油头粉面,大腹便便,往那一戳就像个人五人六的主儿,和缩头缩脑的刘驰比起来,简直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。二秀想到这个,气就不打一处来,就这样的人开店,拿什么和人家竞争?生气归生气,刘驰毕竟硬着头皮把店开帐族起来了,二秀也想着咋帮老公聚拢人气儿,如今做生意,人气儿是最重要的。

那么,他们小两口究竟为啥吵架呢?

小店挣多挣少的,二秀并不太放在心上,万薄元星事开头难,毕竟刚刚开始嘛。真正惹二秀生气的是,刘驰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玩微信,而自从他会摆弄微信后,已经酸藤木不止一次上当受骗了。两口子罗永浩的父亲罗昌珍为这个已经吵了几次架,今天吵架还是因为这个。

今天,二秀也不怕被别人知道而丢丑,她当着大伙的面打开手机:“大伙儿看看,微信上面一个人,叫什么‘香草’,他根本就不认识人家,可这个香草说,她爸爸病了,没钱治疗,问我们这个大善人能不能帮一把?这傻子二话没说就给人家200块的红包。还有上次,一个叫‘杜鹃’的,说自己在车站钱包被人偷了,没钱坐车回家了,跟我们这个傻子说,能不能借她点钱,他又给人家发了200块的红包……结果都是肉包子打狗——有去无回。像这样的事已经有七八回了。大伙儿说,这日子还有法过吗?”

刘驰坐在那,低着头,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,任凭老婆大呼小叫地叫他“傻子”,也一声不吭。

“你说,你到底还想不想跟我过?”二秀气急了,站到刘驰跟前,指着刘驰的脑门子大声训斥着。95117是什么电话

“我傻,行了吧?”刘驰忍不住低声反驳着,“那人家这么可怜,咱就不能帮帮?”

“好啊!你帮吧!天底下需要帮的人有的是,你都去帮吧,这日子就别过了!”

“你上你的班,我开我的店,我又没跟你要钱……”

“好好!大善人,你以后就继续积德行善,孩子老婆都不要你管,你就稳稳当当的当你的大善熊承家人吧。”

大虎是刘驰的铁哥们,也是个老主顾了,他上前劝着:“弟妹啊,谁不夸你们两口子郎才女貌了,平日关系这么好,咋说翻脸就翻脸呢?”

“虎哥,您给评v文评宇文瑜理,天底下有他这么二百五的吗?”二秀说着,用手指狠狠点着刘驰的脑门儿。

“弟妹别生气了!”大虎笑呵呵地说,“刘驰呢,做这些事也不算啥坏事,好人舞力全开活力派有好报嘛。再说,人家自己挣的钱,你也不能卡得太死,是吧?”

“就是!”刘驰像找到了靠山,鼓足了勇气说,“你这个老娘们也管得太宽了。”

“好好!我这个老娘们是管得太宽,行了吧?以后我不管了,行了吧?”二秀一看表,“我不跟你废话了,我要上班了,先饶了你!晚上我再跟你算账!”

二秀愤愤地去上班了,看热闹的人呢,有很多顺便买些东西,有的则走开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,但刘驰屡屡上当受骗的事迅速传开了,成为小镇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实诚的刘驰成了小镇人的笑柄。刘驰对这个并不在意,依旧安心地做着自己的生意。

出人意料的是,刘驰的小店一天比一天兴隆起来,每天顾客盈门,热闹非凡,为此,刘驰又特别雇了两个店员,就这样有时候范茗慧还忙不过来催眠图,而另外那6家副食店,反而一天比一天萧条,一天比一天门庭冷落……

这天晚上,二秀和刘驰清点着一天的营业额,钱盒子里满满的都是钞票,又是财源茂盛的一天啊!二秀得意地对刘驰说:“我这个计策怎么样?咱小店人气儿旺了吧!”

“老婆手段就是高,不知不觉就把人给拢过来了!”刘驰对老婆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,所谓刘驰玩微信被人骗的事,根本就没发生过,封神英雄榜,鄂州天气,花旗参全是二秀编造的。那几个微信号,都是二秀的小号。两口子吵架,当然也全是二勒阴秀导演的喜剧,就是专门演给大伙儿看的。

聪明的二秀早就琢磨好了,在这个虚头巴脑的社会儿,一个店老板的善良、实在,甚至愚笨、呆傻,比起精明、剔透、圆滑,更能拽住顾客的心,更能聚拢人气儿。

二秀猜对了,一切都按她预想的那样发展,小店越来越红火,小两口天天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刘驰照样每天经营店铺,二秀每天照常上班。

不知从哪天开始,刘驰感觉有点不对头了。什么地方不对头呢?刘驰思来想去终于明白了,那就是来店里买东西的女顾客越来越少了,从开始的稀稀拉拉,到后来一等鸨母竟然一个也没有了。是销售淡季吗?肯定不是,春节临近,应该正是旺季,更何况,副食也不像卖服装,季节性没那么分明。再说,就算是淡季,顾客也不应该是清一色的男人啊?我这店岂不成了和尚庙了吗!这到底是咋回事呢?正在刘驰两口子都疑惑的时候,这天,刘驰的铁杆哥们儿大虎来了,进门就把刘驰叫到里屋,问:“老弟,你近些日子都干啥来着?”

刘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“我……我一直都在店里做生意啊。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
“那我问你,”大虎坏笑着说,“香草是谁?红玫瑰又是谁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刘驰想把实话告诉大虎,可这样一来,不就把他们夫妻俩演的戏都戳穿了吗?不能说。“就是我的微信圈里的朋友,你咋知道的?”

“我咋知道的?”大虎不屑地说,“你真忘了咋着?‘香草’‘杜鹃’什么的,不是你们两口子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的吗?”

“就算是我们自己说的,到底怎么了?”刘驰一脸茫然。

“还怎么了?”大虎非常严肃地说,“难道你真没感觉吗?年轻的妇女都不到你这买东西了,你还跟没事人似的不慌不忙呢?”

“我也感觉到了,我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?”刘驰依然懵懵懂懂。

“你还蒙在鼓里呢,外面俞思妍都嚷嚷开了,说你满嘴的仁义道德,满肚子男盗女娼,暗地里用微信勾引人家少女、少妇,挣点糟钱儿全采野花使了,人家都不管你叫刘驰了,都管你叫‘刘西门’了……”

刘驰一下子傻了。他赶忙把他们两口子演戏的事对大虎说了,大虎一撇嘴:“我早就知道,你啥样人我还不清楚吗?可是,有句成语咋说来着,‘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’,你们是演戏,可那渝税网几家副食店当真了,所以就弄得满城风雨,你明白了吗?”

刘驰没词儿了,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,透不过气。

晚上,二秀下班回来了,刘驰迫不及待地把这个情况向二秀说了,问二秀该怎么办?没想到二秀“咯咯”地笑了。

刘驰抱怨说:“我都快愁死了,你还有心思笑?”

二秀把长发一甩,笑吟吟地说:“告诉你吧,我今天正好辞了职,今后咱们一起经营小店。”

“太好了!”刘驰非常高兴,有初中女生图片二秀在自己身边,他心里就踏实了。他赶忙问,“可眼前的事咋办呢?”

“我打算把咱这个副食店重新装修,改成超市——副食店的经营模式太老旧了,超市才是零售业的大趋势啊。”

“好,好!然后呢?”

“他们不是给你造谣,说你勾引什么‘杜鹃’吗?正好,咱就来个以毒攻毒!我的微信名不就是‘杜鹃’吗?咱超市的名字就叫‘杜鹃超市’,既漂亮又时尚,由我任经理,看他们还造谣不?”

“老婆真行!”刘驰心里一片乌云一下子都散了。

一个月后,杜鹃超市正式开始营业了,顾客云集,熙熙攘攘,门庭若市,而那6家副食店,又重新萧条起来了……


出自《故事林》杂志

2019年03月上半月刊

原标题:二秀

作者:宋广杰

图|来源网络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